景德镇瓷器

您现在的位置是:网站首页>明清瓷器

明清瓷器

清代晚期官窑瓷器收藏的入门清朝晚期瓷器

景德镇瓷器2024-04-02明清瓷器大明瓷器厂
清朝晚期瓷器,大明瓷器厂,明代嘉靖瓷器,杂志5月号刊文认为,清代晚期官窑瓷器,是瓷器收藏的入门k21。原文摘录如下:/p>有清一代的瓷器工艺发展,自御窑厂正式烧造的康熙朝算起,历经雍正、乾隆、嘉庆、道光、咸丰、同治

清代晚期官窑瓷器收藏的入门清朝晚期瓷器

  杂志5月号刊文认为,清代晚期官窑瓷器,是瓷器收藏的入门k21。原文摘录如下:/p>

   有清一代的瓷器工艺发展,自御窑厂正式烧造的康熙朝算起,历经雍正、乾隆、嘉庆、道光、咸丰、同治、光绪、宣统共九朝,大致上恰好以每三朝为一个发展阶段。清三代康雍干盛世为清早期,嘉道咸三朝则为渐衰的清中期,同光宣就已是强弩之末、国衰祚危的清晚期了。

   清代官窑瓷器的巅峰期,在清三代康雍干时期即因国势壮盛而达于顶峰,三帝在位的1年,比嘉庆后六帝加起来的国祚还长上18年;自乾隆晚期盛极而衰的国势,及清代中晚期六帝在位时间的短暂,即可窥知宫廷内苑的纷扰,加上锁国政策下的颟顸自大,终使晚清成为世界列强瓜分蹂躏的纸老虎,而官窑瓷器的工艺技术,也随着清代国力的日衰而逐步退化了。

   中国官窑瓷器的市场,清初三代的官窑一直以来都是历久不衰的热门收藏品项,只要品相完好的精品一出,不分地域皆能吸引藏家买主竞藏,尤其对历代官窑具有系统性规划的藏家,更是不可或缺的版块。相较于清三代官窑在文物市场上的门庭若市,清代中晚期官窑瓷器就显得门可罗雀,落寞许多了。尤其在上世纪年代至2000年这半世纪间,清朝中晚期官窑的市场行情除了少数精品,的确是“居低不上”。

   从市场区块的分布来看,伦敦、纽约、香港、台湾等地,由于艺术文物市场发展较早,运作机制较有规范,市场结构性较佳,收藏家心理较成熟,收藏较有系统性、规划性,眼光也较挑剔,所以在清官窑的选项上,自然就以康雍干清三代为k21,嘉道咸精品或因量少亦受青睐,至于晚清同光宣三朝官窑,在这些成熟地区就显得乏人问津了。

   回顾过去20年来的全球中国官窑瓷器拍卖,仅出现过一次晚清官窑的专拍,即佳士得于19年3月30日在新加坡举办的“养志堂晚清官窑瓷器”专题拍卖。养志堂主人关善明为香港收藏团体“敏求精舍”的中生代主要成员,为建筑师,收藏方向极具个人风格,对不受时人重的品项经常精心搜罗,而在香港、台湾较为冷门的“晚清官窑”,就成了关善明众多收藏品类中的一大系统,达数百件之多。

   这场在新加坡推出的专拍,即筛选出近二百件晚清官窑佳作,在当年的中国文物市场的确引起注意。而选择新加坡作为拍卖地点,似乎也有市场性考虑,因为港台藏家多以清三代官窑为尚,而新加坡则属新兴艺术文物市场,可塑性高,晚清官窑正好可以作为吸引新兴藏家的入门品项。

   由于客观条件的合拍,使得这场少见的晚清官窑专拍顺利在新加坡完成。此场拍卖估价的二件拍品,一为编号6道光《清朝晚期瓷器》(清朝晚期瓷器),一为编号3光绪《清朝晚期瓷器》(清朝晚期瓷器),皆估在4万~6万新加坡币,约合人民币20万~30万元;而大多数拍品则估价在数千至1、2万新加坡币,也就是人民币10万元以下。这样的市值,对人民年平均所得达3万美元、富裕的新加坡来说,的确吸引了不少入门藏家进场,算是一场成功的晚清官窑专拍,也为这个不太受重的品项找到一个新的出口。

   19年,大明成化年制瓷器特征进军香港的20周年庆,特别出版了一本纪念录,搜集了19至19年间各类书文物及珠宝的重要成交拍品。在历代官窑瓷器中的清代官窑,绝大部分都是康、雍、干精品,清中晚期的官窑瓷器极为少数,只有五件出现,依年分依序为19年11月26日编号9道光《清朝晚期瓷器》(清朝晚期瓷器),成交价0港元;19年5月15日编号2嘉庆《清朝晚期瓷器》(清朝晚期瓷器),成交价万港元;19年5月15日编号2嘉庆《清朝晚期瓷器》一对(清朝晚期瓷器),成交价1万港元;19年4月28日编号1嘉庆《清朝晚期瓷器》(清朝晚期瓷器),成交价万港元;19年10月27日编号1嘉庆《清朝晚期瓷器》一对(清朝晚期瓷器),成交价.2万港元。

   可以发现,这五件皆属清中期官窑,一件道光,四件嘉庆。嘉庆官窑沿袭乾隆,器貌外表与乾隆晚期极似,称“干嘉器”,而嘉庆力求俭约,缩减预算,御窑烧制官瓷经费也一再缩减,嘉庆十五年十二月更下令停止官窑烧造,这也是嘉庆官窑瓷器虽不若清三代工艺精良,但相对较为稀有,也因此在“物以稀为贵”的心理下仍吸引不少买家出手。

   至于道光一朝,则是清代正式步入衰败的时期,内忧不断,道光二十年(清朝晚期瓷器)战争更让中国开始进入列强蚕食的半殖民地时代,而御窑厂依定例烧造官窑,则是在道光二十七年才恢复的,但预算较嘉庆时更少,并无任何创烧物件。

   一般来说,嘉庆朝官窑在乾隆太上皇时期的嘉庆四年前所烧造者较为精致,即属“干嘉器”;另一类是嘉庆十一年大幅削减预算后的成品,则与道光朝所烧近似,就被称作“嘉道器”。因此,清朝中期官窑在成熟文物市场中的买气,自然要以嘉庆为尚了。(清朝晚期瓷器)

清朝晚期瓷器站所刊载信息,不代表中新清朝晚期瓷器观点。 清朝晚期瓷器站稿件,务经书面授权。